当前位置:主页 > 利发国际 >

那个夺走了李安处子之身的人|伯格曼逝世十周年

时间:2017-08-22 阅读:832
 

原标题:那个夺走了李安处子之身的人 | 伯格曼逝世十周年

转自微信公号理想国imaginist

ID:lixiangguo2013

10年前,瑞典导演英格玛 · 伯格曼去世。

真正的电影爱好者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电影美学,他们不会轻信名家的推荐,对于媒体大肆宣传的当红导演也会保持着适当的距离。不过,即便是这些“把持得住”的影迷,碰到伯格曼,怕是也会在心里掀起层层波澜吧。

更何况——

在苏珊 · 桑塔格眼中,伯格曼的作品足以让所有品味低下的知识分子汗颜;李安则将他与伯格曼的关系戏称为“他夺走了我的处子之身”;伍迪·艾伦更是认定伯格曼为“最伟大的导演”……盛誉之下,伯格曼变得面目模糊。而其自传《魔灯》的出版,恰好拉回了局面,让我们看到了一个高度情绪化的灵魂。在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里,他无法轻易地适应生活。

今天微信,是伍迪·艾伦为《魔灯》写的一篇评论文章。也许看完了你也会同这位评论者一样感慨,一样疑惑:伯格曼到底是天才,还是一个疯子?

穿过黑暗的生活

文 | 伍迪·艾伦(Woody Allen)

译 | 康翀

天才之声:

“一天天,我被拖着、提着、痛苦地尖叫着送进教室。我对看到的一切都要呕吐,常常晕厥,失去了平衡的感觉。”

关于母亲:“我想去拥抱和亲吻她,她推开了我,扇了我一个耳光。”

关于父亲:“残暴的鞭打就是一个实证。……他动手揍了我,我也回敬了他一拳。父亲踉跄几步,最后坐在地板上呆住了。” “父亲的食道长了一个恶性大肿瘤,已被送进了医院,正准备动手术。母亲希望我能去看望他。我告诉她我没有时间,而且也不愿这样做。”

关于哥哥:“哥哥得了猩红热。(当然,我希望他死去。在那个时代,这种疾病是很危险的。)” “当哥哥开门时,我将玻璃水瓶往他头上砸去。玻璃水瓶砸得粉碎,哥哥应声倒地,血从头上一个裂口喷涌而出。大约一个月或更晚一些时候,他冷不防给我一拳,打掉了我两颗门牙。我的回报是,趁他睡着后,将油灯放在他的床边,油灯燃尽时烧着了被子。”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