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利发国际娱乐 >

马尔乔内

时间:2018-07-30 阅读:991
 
东方IC 图

  7月25日,掌控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(以下简称“FCA”)的阿涅利家族对外确认,刚刚卸任首席执行官职务的塞尔吉奥·马尔乔内因为肩部恶性肿瘤扩散在苏黎世大学附属医院去世,享年66岁。

  这位老人的去世,引发全球汽车行业的哀悼与追思,就连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不例外,“今天塞尔吉奥·马尔乔内去世了,他是亨利·福特之后全球最杰出、最成功的高管之一。能认识他是我莫大(博客,微博)的荣幸,他热爱汽车工业,并为之努力奋斗。”

  扭转乾坤

  在进入汽车行业之前,马尔乔内一直是个会计师。1983年从约克大学毕业后,马尔乔内进入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任会计师兼税务专员,此后的职业生涯也多在各大公司担任财务官。直至2013年5月,马尔乔内进入菲亚特集团,并于2004年被任命为集团首席执行官。

  彼时的菲亚特集团可谓正处于“内忧外患”之中:在业务层面,由于欧洲市场陷入萎缩,再加上菲亚特集团多数产品更新换代停滞,菲亚特汽车的市场份额迅速下滑;在财务层面上,尽管2000年通用汽车作价24亿美元收购了菲亚特集团20%的股权,并成立产业联盟,为之带来了及时的资金支持,但由于菲亚特汽车产品缺乏竞争力,在2000年-2004年之间依然连年大幅度亏损;在此期间,菲亚特集团虽然连续更换了4位首席执行官,但仍无济于事。

  马尔乔内执掌菲亚特集团之后,便迅速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计划:对内,重新架构组织框架,更换不少部门高管,裁汰不少员工;对技术,重新整合菲亚特集团的技术资源,并与福特汽车一同合作开发新款车型,不仅降低了研发成本,也使得老产品得到更新;对盟友,马尔乔内让通用汽车放弃了与菲亚特集团的产业联盟,并从通用汽车那里获得了近20亿美元的违约赔偿金;对外,菲亚特集团与海外多个汽车制造商合作,巩固了东南亚、印度及南美等发展中国家市场。

  通过“开源节流”的方式,马尔乔内于2004年就帮助菲亚特集团实现收支平衡;2005年,菲亚特集团重新开始盈利;2007年,菲亚特集团全球销量达到223万辆,利润超过24亿美元;即便是在金融风暴肆虐的2008年,在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通用、福特、克莱斯勒濒临破产之时,菲亚特集团仍实现21亿美元的利润,成为当年全球少数实现盈利的汽车制造商之一。

  收购克莱斯勒

  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中,克莱斯勒彼时的处境最为艰难。在金融危机之前,克莱斯勒先是被戴姆勒集团这个“大金主”抛弃,没了最直接有力的资金支持;在金融危机中,克莱斯勒欠着69亿美元的担保贷款,另有106亿美元养老基金未能支付。在这种情况下,克莱斯勒不得不向美国政府申请破产保护。

  然而,就在2009年6月,菲亚特与克莱斯勒发布声明,双方结成全球战略联盟。这一举动令全球汽车行业震惊不已,毕竟克莱斯勒同此前的菲亚特一样常年亏损,甚至迫使戴姆勒集团在2006年将其抛弃,菲亚特与克莱斯勒的合作可谓是“弱弱联合”。

  在早年的一次采访中,马尔乔内吐露,在被菲亚特集团收购之前,克莱斯勒更像是一家财务公司,而不是拥有工业能力的汽车制造商,其产品近乎一片空白,技术也被外国投资者(指戴姆勒集团)拿走……与此前的菲亚特集团一样,克莱斯勒也陷入“内忧外患”之中。

  对此,马尔乔内像传说中的“魔法师”一样开始对克莱斯勒进行改造。先是从包括美国、加拿大政府那里拿到足以控制克莱斯勒的股权,同时对克莱斯勒的组织架构进行改革,确立自身对克莱斯勒的绝对领导权;之后,以保护美国汽车工业之名,从美国各界获得66亿美元的资金支持,避免公司破产;再之后,菲亚特与克莱斯勒共享自身产品技术、甚至是工厂,帮助克莱斯勒开发新产品,并且还开放了自己的全球销售体系,帮助克莱斯勒的产品导入全球市场。

  2011年,克莱斯勒正式盈利。之后,为了更好地聚焦汽车业务,在剥离其他资产之后,马尔乔内选择让菲亚特和克莱斯勒合并。

  2014年,在支付49亿美元、并承担55亿美元的养老金责任后,菲亚特与克莱斯勒正式合并成立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(FCA),拥有菲亚特、法拉利玛莎拉蒂、阿尔法·罗密欧、克莱斯勒、道奇、RAM等全球知名汽车品牌。

  “会计师”的格局

  与其他车企高管不同,马尔乔内并非汽车公司出身,对技术研发与未来产业走向都有着独特的认识,并敢于发出不同的言论。

  站在会计的角度,马尔乔内一直认为,汽车的研发成本过高且资本回报率非常低。一位分析师曾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车企开发一套完整的动力总成大概需要20亿美元,如果将这些成本以1000美元的价格平摊到每一辆汽车上,车企需要销售出200万辆才能收回研发成本。如果每一家车企都投入庞大的资源,开发同样的技术、产品,这无疑是巨大的浪费。

  在此基础上,2009年初,马尔乔内公开表示,为了满足车企自身的发展需求,全球汽车行业将会迎来新一波兼并重组,未来只需要2-3家汽车制造商就够了。

  这样的观点震动了全球汽车行业,也促使马尔乔内选择将菲亚特与克莱斯勒合并。近几年全球汽车格局的变化,似乎也在印证马尔乔内的论断,譬如,雷诺-日产-三菱走到一起,标致雪铁龙收购欧宝……

  除了菲亚特与克莱斯勒合并以外,马尔乔内实际上还在寻求FCA与其他制造商合并,这也是为什么FCA在近几年一直“绯闻”不断,包括传出与大众、通用合并。此前也曾传言称FCA将被吉利汽车收购,但由于报价太高、且不肯出售法拉利等超豪华品牌,最终被吉利汽车拒绝。近期,又有传言称现代起亚集团有可能会收购FCA。

  但是,马尔乔内已经无法再看到FCA的未来。

  在菲亚特集团的14年,马尔乔内一直忠于阿涅利家族,每时每刻都在为菲亚特未来的发展考虑。有资料称,马尔乔内的肿瘤在早期可以通过手术摘除的方式解决,但忙于奔波菲亚特及克莱斯勒业务的马尔乔内一直拖延治疗进程,选择借助药物缓解疼痛,进而维持肩膀正常活动。这样做也可能导致肿瘤扩散、恶化,直到今年6月底,马尔乔内的身体状况迫使他不得不卸下首席执行官一职,接受手术。然而,此时已无济于事。

  可以说,为了阿涅利家族及菲亚特集团,马尔乔内燃烧了自己最后的生命。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